热门搜索:

我们还没做过安全教育类的专

时间:2018-12-11 17:36 文章来源:互联网

子里的熊孩子。
   “嘿,我说,你悠着点儿啊!”夏耀换了一副表情,“人家大姑娘惦记着你,你跟我一个爷们儿腻腻歪歪什么?”
   袁纵的硬物使劲在夏耀屁股上撞了一下,嘲弄的口吻说:“你都钻进我被窝了,我不伺候伺候你合适么?”
   夏耀被撞得屁股发麻,呲牙朝袁纵嚷嚷,“谁特么用你伺候?滚到大美妞那去!”
   说是这么说,手臂却在袁纵后脖梗上卡得特别死。
   两个人激情缠绵了一阵,突然手机又响了。
   夏耀心底恶吼一声:你特么这个骚娘们儿还有完没完了?
   袁纵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夏耀明明心里特美,还不忘装一把。
   “关机干嘛?万一是你傍家儿打来的,想和你说晚安、么么呢?”
   袁纵漆黑的眸子注视着夏耀,问:“你说什么?”
   “晚安、么么。”
   “后面那俩字。”
   “么么。”
   袁纵狞笑一声,直接亲了上去。
   夏耀刚反应过来,草,这点儿便宜你都占?有点儿出息不?
   亲了好一阵,袁纵才停下来,大手覆在夏耀脑门上,说:“其实她就是想让我把袁茹放了,磨叽半天都是这个事。””
   夏耀暗暗地琢磨,袁纵要是不放了袁茹,这个王霜恐怕会一直趁机和袁纵套近乎。如果让袁纵放了袁茹,不仅可以扼杀她的这一借口,还能显示自己有气度有胸襟。
   于是,夏耀说:“你把她放了吧。”
   袁纵特别坚决的口吻,“她干出那种事,我就这么轻易把她放了?”
   夏耀怀揣着私心,却打着大公无私的旗号说:“要是别人求你也就算了,人家姑娘好心好意。别因为我的事,再把你俩的事搞黄了。为了哥们儿的终身幸福,我打算牺牲一次,明儿就把她放了吧。”
   袁纵沉默。
   夏耀亮出杀手锏,“你不把她放了,我以后就不搭理你了。”
   “明儿再说。”
   第二天上千,夏耀就接到袁茹的电话,知道她已经被袁纵放了。结果晚上下班过去的时候,王霜又来了,而且不是和袁茹一起来的,依旧和袁纵在办公室私聊。
   这丫头找干吧?
   这次,夏耀没有在外面候着,而是直接推门进去了。
   袁纵和王霜同时把头转过去,王霜朝夏耀一笑。
   夏耀大手一挥,声音爽朗。
   “你们聊你们的,我就在这上会儿网。”
 
   80修身养性。 vip (3179字)
 
   王霜接着和袁纵说了起来。
   ”这是一档商业访谈类节目,虽然不是明星节目,但是受众关注度很高。尤其在业界的口碑很好,很多知名的企业家都上过这个节可,算是一个商业地位的权威见证。这是他们栏目的一些介绍,你可以看一下。”
   王霜递给袁纵一份资料。
   夏耀突然在旁边开口,“也给我看看吧。”
   有人棒场王霜当然高兴,材料准备很充分,笑着递给夏耀一份。
   夏耀拿起来一看,心中嗤之以鼻,不就是个门户网站尚不成熟的财经频道么只搞得这么煞有其事。本公司连知名电台的访谈类节目都上过,还用得着去你介绍的破地儿搞宣传?套近乎也不选个拿得出手的!
   袁纵倒挺棒场,“这档节目我看过,朋友介绍的,还不错。”
   听到这话,王霜笑得都快成六朵花了,这朵芬香四溢的花伺机往袁纵身边凑,靓丽的卷发有意无意地蹭着袁纵的下巴。
   “你看这里都是一些访谈记录,这个人,知名的地产商,还有这里……”
   夏耀那张脸像是罩了一张灰色的网,心里幽幽地来了句:狙击手的眼神,还特么用得着你给指?
   王花花还往袁纵身边凑,越凑越近。
   边上一只蜇人的蜜蜂嗡嗡起来了,“我说,这个节目关注率太低了。而且我看了一下,这档栏目不是主打宣传吧?它主要是企业家对于现在一些经济狸象的透视,对于企业的宣传力度太小了。”
   王霜倒挺乐观,“网站的关注率是慢慢增加的,需要有名人影响力的带动,实现一种共赢。至于你提到的他们访谈内容都是一些题外话,我觉得这也是对企业文化的宣传。再说了,有宣传总比没宣传好吧?”
   夏耀说,“那会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可……。”
   王霜还没说话,袁纵在六旁开口,“我要先看一下近期的安排,如果没有其他的宣传活动,我可以考虑一下。”
   夏耀的手晃着鼠标在屏幕上一通乱点,心里暗暗道:该走了吧?
   哪想王霜刚才那番话就是铺垫,这会儿才刚要进入主题。一“刚才袁茹给我打电话,还一个劲的要感谢我,说什么要不是我死皮赖脸来磨你,她现在还在家里数大米长……。”
   夏耀扭头问袁纵:“咱们公司要招一批新学员了吧?”
   王霜的话被迫中断,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微笑着听袁纵和夏耀说正事。
   等袁纵和夏耀那边结束,王霜又继续说:“我告诉她,这哪是我的功劳啊?明明是你哥疼你,不舍得跑……。”
   “听说黑豹特卫有一款特制的靴子,外面包着铁皮,格斗的时候可以一下踢倒10多人。”夏耀再次把话题引开。
   “我听说了,还有空手夺刀手套,我正打算购进一批……。”
   夏耀表面和袁纵聊得火热,其实暗地里一直往王霜那边瞟。
   我说大姐,您能有点眼力荐儿么?
   今儿夏耀还真碰上一个没眼力荐儿的,他这边刚闭上嘴,王霜那边就来抢话了。
   “你肯定想不到今天袁茹去了哪!她竟然去逛菜市场了,说要亲手做顿饭慰劳你!”说着去拽袁纵的胳膊,“我听说你做饭特好吃,你……”
   夏耀不着痕迹地将袁纵的胳膊揽了过来,然后往王霜伸过来的手里塞入她拿来的宣传资料,笑着说出结束语。
   “谢谢。”
   王霜神色一滞。
   夏耀直接站起身,朝王霜伸出手,再次替袁纵表达感激之情。
   “谢谢。”
   王霜不得不站起身和夏耀握了握手,然后再想坐下就拉不下那个脸了。尴尬地站了一会儿,只能不情愿地朝袁纵说:“那我就先走了,我说的那个节目你考虑一下。”
   袁纵礼貌性的起身送了王霜几步。
   到了门口,王霜还回头夸赞了袁纵一句,“你这款夹克真有型,特别显气质。”
   那特么是老子买的!夏耀心里怒吼一声。
   结果,晚上袁纵洗澡的时候,夏耀就
 
_分节阅读_37
 
把他脱在外面的夹克卷吧卷吧藏进自个儿的包里。妈的,甭穿老子给你买的衣服招人去!
   王霜把给袁纵公司宣传的事和那个媒体朋友一说,那个朋友就急了。
   “你以为节目想让谁上就让谁上啊?你以为想怎么安排怎么安排啊?你就算走出于好心,也要事先和我打声招呼不?”
   王霜弱弱的说:“我这不是一时嘴快就给应了么?”
   “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儿。”
   王霜可怜兮兮地哀求,“我这话都说出去了,你就考虑一下吧。那个企业本身就很有名气,也算是给你们扩大影响了。”
   “越有名气越难办知道么?策划是干什么吃的?你以为随便问两句就成了?这其中涉及多少敏感问题和复杂的程序你了解么?我们这的记者每天轮流去蹲点儿,好不容易蹲来一个,您一句话就要往后推?”
   “我这不是怕再耗着那边又黄了么……最快能安排到什么时候?”
   语气生硬地说:“年后。”
   “年后?”王霜垮着脸,“太晚了吧?”
   “现在已经是12月底了,年前的早就排满了,我和你说年后已经是客气的了。”
   王霜手抓着朋友的胳膊哼哼两声。
   “撒娇也没用,你不能因为谈恋爱耽误我正事啊!再说了,那男人有那么好?至于让你这么倒贴么?”
   朋友的话已经说得这么难听了,王霜还是一门心思要坚持。
   “要不先派两个人去那边谈谈,也算是给人家吃颗定心丸成不成?不然我真的好没面子,求求你了,随便找两个人就成……”
   朋友架不住王霜的软磨硬泡,只能长出一口气。
   “下个礼拜,我找两个记者过去看看。”
   下千,夏耀仰靠在办公椅上,两条腿交叉并拢,搭在办公桌上,眼睛直直地看着斜上方的墙壁,呆愣了十多分钟。
   小辉看到夏耀一脸闲适的表情,笑着问:“嘛呢你这是?”
   夏耀幽幽地从嘴里吐出四个字。
   “修身养性。”
   小辉噗嗤一乐,“就您这么超脱,还用修身养性?”
   “我很超脱么?”夏耀斜睨着小辉,“你看我现在的表情,淡然么?”
   小辉想也不想地说:“淡然啊!你不是一直这么淡然么?”
   对,我很淡定,我一直这么淡定……夏耀自我暗示着。
   脚从办公桌上收下来,眼睛转移到电脑页面上,鼠标随便点了几下,不知不觉又愣住了‘一晃又是十分钟过去,感觉到有人晃他的手臂,夏耀才回过神她……
   “一个是否退出浏览器,有那么难思考么?”
   小辉说着,伸手帮夏耀点了,‘确定”。
   夏耀突然站起身,拎起桌上的包,大步朝外走。
   “嘿,你干嘛去?”小辉急忙问。
   夏耀说:“有紧急任务打我电话。”
   刚才还自诩淡定的夏耀,头也不回地暴走了。
   半个钟头后,夏耀的车就开到电台的总部大楼。
   因为事先打了电话,有个人专门下来把夏耀接了上去。
   电梯门一打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给了夏耀一个熊抱,拍拍他的后背说,“夏少,好久不见了,今儿怎么有空到这串门了?”
   说着扭头朝一个打杂的说:“麻利儿给倒杯水。”
   “不用倒了。”夏耀说,“我说几句话就走。”
   男人热络地拽着夏耀的手问:“啥事?”
   “想给一个朋友的公司做宣传。”
   “什么公司?”
   “保镖公司。”
   男人眼中的为难一晃而过,“保镖公司好啊!我们还没做过安全教育类的专题节目呢,可以试着策划一个。时间方面,你有什么建议么?”
   “寒假吧,寒假收视率高,宣传放果好。”夏耀说。
   男人思忖片刻,打了个响指。
   “没问题,时间够用,明天我就带人过去看看。”
   夏耀客气地说:“麻烦你了。”
   “瞧你这话说的,咱俩谁跟谁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
 
   81他是我的。 vip (3603字)
 
   第二天上午,王霜又抱着一大堆无用的资料,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去了袁纵的公司。
   这会儿学员们正在室外的训练场地练习重要物资的紧急配送,五六级的太风呼呼刮着汇从村上吹下来的冰碴和地乒的沙子混合着被卷起,吹得人眼睛都睁衣开。王霜身着一件皮草西装外套和性感的打底裤装,站在呼啸的寒风中显得格外单薄可怜。
   袁纵口令一下,学员们开始紧张的模拟演练。
   第六拨女保镖学员顺利完成任务后,迅速跑进训练馆,暖气片旁站了一排。一边烤着被冻裂的娇嫩双手,一边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她怎么又来了?这种天气还往这跑?”
   “这种天气又怎么了?人家穿得那么美丽冻人,都敢站在外面等。”
   “说实话,我觉得这女的特别不禁看,第一眼还凑合,越看越没感觉了。
   “嘿,快看,她过去了。”
   七八双眼睛齐齐蹬向窗外。
   王霜终于哆哆嗦嗦地挪蹭到袁纵的身边,嗓子紧巴巴地说:“好冷啊!”一不知道是因黄风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