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住夏耀臀缝处的软肉向外

时间:2018-12-11 17:36 文章来源:互联网

那么多年的妹妹,何况又是一个女孩,这话确实有点儿伤她的自尊了。
   袁茹震惊过后,语气中仍捎着难以接受的激动。
   “你……说的是真的?”
   夏耀硬着心肠嗯了一声。
   这个时候夏耀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无论袁茹怎么发飙或是哭闹,只要不干出太过分的事,姑且就忍了,来个干干脆脆的了断。
   袁茹一步上前,一巴掌拍在夏耀胸口。
   然后目放精光,脸上带着遮掩不住的惊喜,笑声猝不及防地从嘴里漫出。
   “哎呦我去,你没毛病啊?”
   夏耀……”
   刚要扭头暴走,袁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王霜啊!”
   一听到,‘王霜”俩字,夏耀自动站住了。
   “什么?有电台找过去了?那你怎么办?”
   王霜的声音虚弱无力,“还能怎么办?丢死人了。”
   袁茹迎着北风想了想,眉毛间的硬疙瘩很快被吹散了。
   ”我倒觉得不是啥坏事,你想啊,你准备了这么冬,搭了这么多工夫,结果现在被回绝了,我哥就等于欠你一份人情啊!他欠你人情他得还吧?正好你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他清你吃饭啊!然后我再添油加醋,就说清客吃饭不够诚意,让他亲手给你做一顿。”
   王霜那边的声音陡然精神,“是啊,我怎么没想到那呢?”
   “等你到了我家吃饭,我就拼命给我哥灌酒,然后你俩就……。”袁茹露出淫邪的笑容,“不行,我得赶紧去整两瓶高度酒去,哈哈……。”
   说着迫不及待地上车,临走前还给了,‘身体健康”的夏耀一个飞吻,真是双喜临门,双喜临门啊”剩下夏耀一个人站在寒风中,脸色就像头顶的天空,乌突突的不见一丝光亮。
   袁茹这边刚一说完,王霜那边立刻去跟袁纵装可怜了。
   袁纵站在窗口朝外看了一眼,狂风肆虐,对面楼上的广告牌被吹得摇摇欲坠。因为视线不好,汽车驾驶速度明显减慢,挡风玻璃铺了一层的沙尘。
   夏耀刚下班就接到了袁纵的电话。
   “晚上别过来了,风太大了。”
   夏耀拳头微微攥紧,冷硬的语气说:“本来我也没想去,用得着你提醒?
   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心里莫名堵得慌。
   晚上,母子二人一边听着风声一边吃着晚饭。
   夏母说:“你爸元旦不回家了。”
   夏耀心不在焉的,好半天才回了句。
   “又不回家了?”
   “听说那边有个考察团的活动。”
   夏耀继续扒拉着碗里的饭,一碗饭吃了十多分钟没见下去两口。
   “等你到了我家吃饭,我就拼命给我哥灌酒,然后你俩就……”
   夏耀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袁纵和王霜在床上赤裸相拥的场景,接着冒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一口饭都咽不下去了。
   “怎么不吃了?”夏母问。
   夏耀起身去摘门口挂着的衣服和包,一边换鞋一边说:“妈,我想起我有个重要的东西落在单位了,我得赶紧拿回来。”,
   “什么重要的东西非拿不可啊?这么晚了你还……。”
   夏母的话还没说完夏耀就出门了,她只能在后面喊一声。
   “开车注意点儿。”
   这
 
_分节阅读_38
 
个时候,袁纵的菜刚上齐,王霜还没喝酒脸就红了。
   袁茹刚把袁纵的酒杯满上,还没来得及开口让他敬王霜一杯,旁边的大鹩哥就先发话了。
   “一个老流氓,丁丁特别长,一攥一大把,一幺七八两。”
   王霜噗嗤一乐,“哎呦,这只鸟太可爱了。”
   大鹩哥继续,“一个老流氓,丁丁特别长,一攥一大把,一幺七八两。”
   于是,欢乐的气氛先在大鹩哥的,‘捧场”中开始了,袁纵话不多,一真是袁茹和王霜在那说个没完。聊模特圈的八卦,说闺蜜间的感情纠葛,后来袁茹又开始爆料袁纵小时候的糗事,逗得王霜哈哈大笑。
   气氛正在热烈之时,门口突然传来咣当一声巨响。
   聊天声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王霜吓了一跳,“是不是风把门吹开了?”
   事实证明,不仅是一阵风,而且是一阵飓风。
   夏耀卷着一身的沙尘,迈着霸道的大步横跨过客厅!直奔着餐厅……看到眼前的情景,三话不说,猛的薅住袁纵的衣领,一股神力将他拖起,拉着就往门口走。
   袁茹惊了,忙问一句:“哎,你干嘛去?”
   夏耀突然爆出一句。
   “他是我的!”
   这句话,差点儿把王霜吓尿了。
   袁茹一脸茫然地问王霜:“你刚才听见他说什么了么?”
   “他说他是他的。”
   袁茹咽了口吐沫,“后面没有‘大舅子’仨字?”
   “没……没听到啊。”
   “……”
 
   82更进一步。 vip (3630字)
 
   汽车飞快疾驰在路上,车外是呼啸肆虐的北风,车内是混沌不清的喘气声。两个人心中都绷着一根弦,细得如同丝线,意念稍稍松动便会啪的一声断裂。只能屏住呼吸,紧咬住牙关,充着血的瞳孔直视着前方的路,不敢有丝毫偏离。
   一棵大树被风吹倒了,压在路中间,导致后面陷入一片拥堵。
   夏耀等不及了,快速急调头往回开,停在一家酒店门口。
   从前台到客房的这一段路,夏耀大脑一片空白,两条腿翩翩然,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房间门不知是推开的还是撞开的,两对凌乱的脚步交错急促地闪入房间内,门咣当一声被关上,夏耀的胸口蹭的蹿起一团火焰。
   他将袁纵抵在墙上,一只手扼住袁纵的脑门,一只手死拽着他的衣领。近乎凶残地在袁纵的嘴边和耳侧啃咬着,胯下的硬物频频撞击袁纵的大腿根儿。
   袁纵被夏耀的热情炸得体无完肤,雄性动物的本质下勉强裹着一层人的薄膜。他用手捧住夏耀的头,劝哄着他的同时也安抚着自己。
   ”得了得了,我不是在这呢么?”
   夏耀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但热情丝毫不减。手伸入袁纵的衣内,在他的胸肌上掐拧揉攥着,性感的腰身急切地挺动。火光缭绕的瞳孔肆无忌惮地烧灼着袁纵敏感的神经,那里面有威慑,有警告,有撩拨,有压抑过久后的激情释放。
   “你是我的。”夏耀说。
   袁纵最后一层伪装的薄膜被赤裸裸地揭开,温柔又带着极强震撼力的声音响彻在夏耀的耳边,”我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说完一只手抱起夏耀,粗暴的大步肆虐着单薄的地板,在浴室的门?猛然顿住。而后便是一声沉闷的震响,被随之响起的永声拖出长长的一阵回音。
   喷头下面水雾缭绕,两个充满男性魅力的躯体扭缠在一起。温热的水流在头顶炸开,顺着英俊的面孔轮廓缓缓流淌,勾勒出狂野奔放的男性美。
   夏耀的手插入袁纵的硬茬儿黑发中,热切地索吻求欢。
   他的舌头煽情地沿着袁纵的下巴一路舔抵到脖颈,牙齿在滚动的喉结上细细密密地啃咬着。两只手贪恋地在袁纵的每一块肌肉上抚摸流连,携一抹沐浴露,在浓密的毛发深处细致地搓弄,白色的泡沫跟着巨物一起膨胀发热。
   什么原则?什么底线?什么男人的自尊?
   都特么给老子滚远远的!
   夏耀从没有一刻这样放纵和享受。
   袁纵火热的瞳孔睥睨着头顶下方这张放荡不羁的面孔,夏耀的眼睛被水雾漫湿,半眯半睁,诱人的眼部线条像狠狠丝线揪扯着袁纵的心。
   袁纵的气息已经粗乱到无法自控,夏耀还在他的脆弱之地搓洗着,源源不断的热量往上涌,迫使袁纵的脑仁儿炸出无数残暴的贪念。
   他想狠狠地操夏耀,不计一切后果的。
   大手抓扣在夏耀的屁股上,猛的往胸口一带,火热的胸膛对撞,溅起无数的水滴。
   夏耀顺势蹿到了袁纵的身上,两条有力的长腿夹住了袁纵的腰身。而后将手伸到置物架上,挤出一些沐浴露,在袁纵的后背自上而下缓缓涂抹着。
   感觉到夏耀手心里的火热和温柔,袁纵残暴的念头再一次被虐杀。他意识到这是自己爱的人,三十多年来独一无二的爱和最清晰的欲望表达全都倾注在了他的身上。他需要小心呵护,倍加珍惜,又要经受得住焚身烈火的燃烧、炙烤。
   “你也给我抹点儿。”夏耀突然开口抱怨“‘我都给你抹这么多了,你就那么干愣着,大爷一样。”
   袁纵舔了舔发烫的唇角,含笑着挤了一些沐浴露。
   ”给你洗洗屁股。”
   说着,袁纵用湿滑的大手在夏耀的屁股上揉搓起来,先是绕着大圈勾勒着浑圆的线条,而后用手抓捏按摩着最软和的部位,力道强劲却不生硬。
   夏耀享受地在袁纵的耳边发出哼吟声,放在袁纵后背上的手从滑动变成了揉攥。腰身随着袁纵手掌的力度不由自主地挺动着,硬邦邦的小妖儿在袁纵的小腹上磨蹭求欢。
   “这么揉你屁股舒服么?”袁纵问。
   夏耀毫不掩饰自己的感受,喘着粗气在袁纵耳边哼哼。
   “舒服……爽……”
   袁纵的手转移到内侧,攥住夏耀臀缝处的软肉向外抓揉,频频将臀瓣掰开,窥伺深藏在内部的淡粉色密口。
   ”啊啊……。”
   夏耀的呻吟声加大,随着袁纵手指的向内深入,臀瓣抖动的频率开始加大。相比平时的躲避抗拒,这次他的腿紧紧箍住袁纵的腰身,袁纵在后面玩弄碍越肆无忌惮,他挺动腰身与袁纵火热对蹭的越发狂野。
   袁纵的指尖蹭到夏耀的密口,夏耀扬起脖颈剧烈呻吟,销魂的表情把袁纵逼得眼珠子都红了。
   袁纵用手指枢弄夏耀密口上的褶皱,趁机问:“喜欢跟我莋爱么?”
   一股股电流急窜而至,爽得夏耀频频爆粗口,疯狂地啃咬着袁纵的脖颈和脸颊,呼喘乱喘地哼道:“喜欢……喜欢……。”
   袁纵粗粝的手指在夏耀密口上反复刮蹭,逼得他臀瓣紧缩,水珠摇摆四溅。
   “怎么个喜欢法?”
   夏耀咬着袁纵的耳垂,带着浓重的哭腔说:“每天晚上一想起来,就偷偷在被窝手淫。”
   袁纵头一次看到夏耀这么和他发浪,恨不得一棒子捅进去,操他个半死不活。
   干净洁白的床单上,两个人直接陷了进去,亲吻爱抚,裸体交缠。好像一切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这个让自己疯狂的身体。
   袁纵在夏耀耳边说了句什么,夏耀耳根儿瞬间爆红。
   “别那样。”
   袁纵故意逗他,“你害臊了?”
   夏耀还没说话,袁纵已经倒着趴在了他的身上。支起的两条健硕的大腿间,是已经暴胀到骇人尺寸的硬物,就那么直愣愣地垂在夏耀的眼皮底下。
   而袁纵的头也很快伸到夏耀的腿间,掰开他的两条长腿,头埋了下去。
   两个人摆出了6-9的姿势,还未行动,便已让夏耀血脉喷张,呼吸粗重。
   袁纵一口含住了夏耀嗷嗷待哺的硬物。
   夏耀腰身猛的一阵激抖,随即发出高亢的呻吟求饶声。
   “啊啊……好爽……受不了……”
   他的过激反应让袁纵的巨物再一次暴胀,几乎戳到了夏耀的脸。夏耀忍不住将手伸了上去,硬度硌得手心发疼。他试着套弄几下,袁纵对他的刺激立刻加猛,夏耀爽得不能自己,突然伸出舌头在袁纵的阳物上舔了舔。
   硬生生将袁纵逼得一声闷吼。
   夏耀像是受到了鼓励,舌头试着在袁纵的巨物根部游走,毫无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