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月光在地上斜抛出一道狭长的身

时间:2018-12-11 17:39 文章来源:互联网

是滋味。
   “你特么是不是牲口啊?”夏耀猛的在袁纵胸口砸了一拳。
   袁纵的语气里依旧带着算账的意味,“我要是牲口,今儿就把你办了。”
   夏耀这会儿豁出去了,把充气娃娃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和袁纵坦白澄清。并拿出亲手送到夏任重车上的照片作为证据,唯恐袁纵不信服。
   袁纵看了之后,面色凝重,好半天才开口。
   “为什么现在才说?”
   夏耀冷着脸不说话。
   袁纵把夏耀的脸扳过来直对着自个儿,问:“你是存心想让我愧疚和心疼么?”
   “是。”
   袁纵大手抚在夏耀红肿的腿根处,心里一抽一抽的。
   “下午训练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那么摔你,疼不疼?”
   夏耀往袁纵的伤口上搬盐,“没你弄的疼。”
   袁纵硬朗的眉骨间浮现一丝遮掩不住的痛楚,手伸到夏耀的屁股上轻轻揉攥着,懊恼的模样深得夏大少的欢心。
   夏耀捅了袁纵一下,“你要是心里过意不去,你就让我操一次呗。”
   袁纵斜了夏耀一眼,说梦话呢?
   夏耀扬唇一乐,“来吧,害什么臊啊?”
   袁纵扼住夏耀闹腾的手臂,沉声说:“别闹,跟你说件正事。”
   “什么?”
   袁纵淡淡说道:“我要回老家过年。”
   夏耀问:“什么时候走?”
   “这批学员的结业考试之后。”
   夏耀掐指一算,不到两个礼拜的时间了。
   “那你在老家待多久?”
   “一个月吧。”
   夏耀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有时候,一个时间段对于感情浓烈期的两个人而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袁纵感觉到了夏耀情绪的波动,无奈地解释一句。
   “我已经三年没回去了,家里的亲戚惦记着,也该给父母上上坟了。”
   夏耀一派轻松的口吻,“你跟我说这些干嘛?回去就回去呗,谁过年不碍回家啊!”
   袁纵将夏耀圈在怀里,半天都没说话。
 
   89胳膊肘往外拐。 vip (3148字)
 
   一个星期的时间飞速流转,夏耀领到了工资和年终奖,第一件事就是去超市扫荡,买了很多零食和特产。这次特意看了包装说明,凡是无营养的垃圾食品全不要,买的都是健康实惠的好东西。,
   夏耀本来是给袁纵预备的,结果一看距离他走还有几天,就放在办公室存放着。
   结果,夏耀执行完任务回来突然觉得嘴里没味儿,想吃点儿什么调剂调剂。目光投向那三太包吃的,暗想吃一袋应该不碍事吧?于是在包里挑挑拣持,终于掏到一样他爱吃的,美不滋的拿了出来。
   晚上,夏耀加班,感觉有点儿饿了,懒得下去排队买饭,又不想吃外卖。
   怎么办?
   好吧……又把爪子伸向那三大包好吃的,摸啊摸啊,终于摸到一样东西。拿出来一看,袁纵不一定爱吃啊!那算了,我替他减轻一下负担吧。
   第二天嘴又馋了,只好又从里面拿,选了一样双份的,吃了六份不过瘾,把另一份也给吃了。早饭直接用包里的零食解决,午饭前抽出一袋果脯开开胃,午饭后拿出两包山楂消消食,晚饭前依旧没管住嘴……
   夏耀就这么一样一样地偷食,偷了三天之后猛然发现,食物整整少了一大袋!
   不行,我得赶紧送过去……夏耀想,再不送就吃没了。
   袁纵看到夏耀放在桌上的两大包吃的,禁不住一愣。
   “路上吃。”夏耀说。
   袁纵笑了,“坐飞机拢共就那么两个多小时,给我买了这么多?”
   ”你可以带到家里吃啊!你们那不是穷山沟么?想买个东西还得走几里地,小卖铺只有粮油挂面,什么都吃不着。”
   袁纵拽过夏耀的手紧紧攥着,柔情的目光俯视着他。
   “我说的那是小时候的事,现在早就搬了。”
   袁纵都忘了什当时候和夏耀提过小时候那些吃苦挨饿的事,没想到夏耀一直惦记着。嗯到夏耀怕自己吃不到的那种心情,袁纵获得无上荣誉也换不来这份满足感。
   “哦。”
   夏耀略显失望地应了一声,早知道就都吃了!
   “不过你买的这些我倒是真没吃过,我们那也不一定有卖的。”袁纵说。
   “是吧?”夏耀瞬间被治愈,“还有那些,你也一块带回去。”
   袁纵顺着夏耀的目光看过去,整整四大箱子,包得严严实实。外面只有相号,全是特供品。袁纵过去掂量了一下,起码得有二百来斤。
   “你怎么弄上来的?”问夏耀。
   夏耀说:“就是抬上来的啊!”
   “一个人?”
   “对啊,没多沉。”
   袁纵感动之情溢于言表,手在夏耀脑门儿弹了一下,说:“你怎么这么二?”
   夏耀以为袁纵是嫌东西沉,路上携带不方便r忙说:“你可以托运嘛,实在不成寄回去也可以,反正且不过期呢!我家每年年货堆成山,吃不了也浪费,你拿回去自个吃也成,送给家人亲戚也可以,就说是我的一点儿心意。”
   夏小贱肝儿如此贴心,袁纵哪有不收的道理?
   “等你走的那天,我送你,我可以帮你搬一点儿。”夏耀又说。
   袁纵说:“没事,我搬得动。”
   夏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唇绽一朵邪恶的笑容。
   “你可以用那你那‘枪中之王,和‘无敌金刚蛋,拎着,有助于提高性功能。”
   袁纵在夏耀腰眼儿上掐了一下,说:“我现在就想把你挂这拎回去。”
   “哈哈哈……”
   晚上,夏耀回到家,看到夏母正对着一堆礼品发呆,不由的加快脚步朝卧室走去。
   “儿子!”
   夏耀的脚步猛的顿住,侧头朝夏母一笑。
   “妈,怎么了?”
   夏母说:“你们单位今年没发东西啊?”
   “发了啊!”夏耀给夏母指,“不都在那么?”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们单位每年不都会额外送你一些东西么?”
   ”哦,您说那个啊”。”夏耀含糊其辞,“今年我没收到啊!可能是上头查的严,不许可有特殊待遇了吧。”, 夏母还是皱着眉表示疑惑,“不对啊,咱家今年发的东西也少了一箱,那个熏肉怎么没了?就是我去年总夸好吃的那个,一直放到五月都不变味儿,我特好那一口。你说说,今年怎么就没有了呢?”
   夏耀装糊涂,“不可能年年都发一样的吧?”
   “可东西确实少一样啊!没发这个,也没补别的啊!”
   夏耀还是那句话,“政策严,节省开支。”
   夏母没再说什么,起身去了别的
 
_分节阅读_44
 
房间。
   夏耀大松了一口气,有个火眼金睛的额娘真是不得了,那么多东西她竟然每样都记得,幸好让我糊弄过去了……
   推开门刚要进去,隔壁房间传来夏母嘹亮的一嗓子。
   “夏耀,你三叔送过来的那箱中南海呢?”
   夏耀陡然一激灵,听着夏母铛铛铛逼近的脚步声,赶忙将表情调整为茫然状态。
   “我不知道啊!什么中南海?”
   夏母急得面颊泛红,“我中午做饭之前放到柜子里的,我记得清清楚楚,这几个小时的工夫就没了。你说,是不是让你拿走偷着抽去了?”
   “我从来不抽那个烟,我一直抽玉溪。”夏耀掏出烟盒在夏母眼前晃了晃,“再说了,我想抽直接拿就成了,用得着偷么?”
   夏母想想也是,自己家的儿子什么样她还是知道的,夏耀从不干这种事。
   ”可能是您下午遛弯儿的时候进贼了。”夏耀说,“年底是盗窃高发期,局里最近主抓这件事,咱们这一片是重点区域。”
   夏母恨恨的喘了两口气,“真想剁了那畜生的贱手!”
   夏耀咽了口吐沫,灰溜溜地潜回了房间。
   晚上,夏耀一个人无聊地摆弄袁纵送给他的那个小房子模型。
   后天袁纵就要走了,夏耀一想他三年多没回去了,为了让他保持一个良好的精神头儿,打算这两天晚上不过去打扰他了。明天还有最后一天,他就要和厨艺精湛、身手一流,器大活棒的东北彪汉子说拜拜了。
   真舍不得啊!
   夏耀把房子里的小人掏出来,用手使劲攥了攥,真结实。现在再看小人只穿一条内裤,风情毕露的模样,夏耀已经不觉得难堪了。反而自恋地欣赏起来,越看越帅。
   袁纵就站在距离窗口不远的树根底下,月光在地上斜抛出一道狭长的身影。
   夏耀倚窗而坐,唇角微扬的英俊模样被袁纵尽收眼底。
   他不会画画,也不喜欢照相,只是单纯地用锋利如刀的目光将这个画面深深刻在心里,揣着它走过孤独又寒冷的三十余天。
   一个烟头滚落在树根底下,被风吹起沙土静静地掩埋。
   第二天下千,夏耀待在办公室频频看表,一直在熬着时间。眼看着就要到下班点儿了,终于可以去袁纵那泡上几个小时,顺带吃上本年度最后一份大整了。结果一道命令下来,一个追踪多日的嫌疑犯现身,需要马上出动警力去围剽。
   夏耀只能提着枪上了警车。
   在雪地里整整埋伏了三个多钟头,才把这个罪犯拿下。这会儿天已经黑透了,夏耀回到单位,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匆匆驾车离开了。
   因为在雪地里耗时太久,夏耀的手冻僵了,开车时握着方向盘一直在抖。
   九点多,夏耀终于开车到了袁纵的公司,结果大门是锁着的。
   夏耀以为袁纵回家收拾东西了,当即一通电话打过去。
   “竟然都不等我!行,明儿我不去送你了,你丫自个儿走吧!”
   袁纵看着车窗外白茫茫一片雪地,说:“我已经到老家了。”
   夏耀猛的愣住,讷讷地问:“你说什么?”
   “今天的航班。”
   听到这五个字,夏耀整个人都崩了,“可你明明告诉我是明天的!”
   “我不想让你送我。”袁纵说。
   夏耀绷了好久,终于朝手机里怒吼一声。
   “你妈B!”
   猛的将手机摔在座位上,夏耀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90换人后遗症。 vip (3512字)
 
   一连三天,夏耀都没和袁纵联系。
   到了年底,各大单位都放假,夏耀的手机每天都会收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