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话作为家长我也不用跟你

时间:2018-12-11 17:37 文章来源:互联网

呜……”
   袁纵抽出两张纸巾递了过去。
   袁茹擦擦眼泪,又搏了搏鼻涕,继续说。
   “我听副总教官说,他在公司待了四年,学员走了一批又一批,其中不乏你的亲戚朋友,可从没见过这么偏向过一个人。你知道当时我听了多高兴么?我哥终于认可了一次我的眼光,终于厚待了一次我喜欢的人。”
   “后来你经常不回来做晚饭,本来我特别痛恨这件事,可看门大爷告诉我夏耀总留在公司吃晚饭,我心里一下就平衡了。当时我就想,让我吃再难吃的饭我都忍了,只要你俩的感情能越来越深厚。”
   “即便我找男科医生强行给夏耀治疗,当时你气成那样,我都没往歪处想。我还觉得你是怨我选错了方式,怕因为这事让我和夏耀之间彻底黄了。甚至夏耀闯到咱们家,当着王霜的面把你拽走,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我还抱有一丝幻想,幻想后面还有‘大舅子,仨字,只是因为那天风太大,被吞了。”
   “现在看来,我真的太傻了,就没我这么傻的了,我怎么就这么傻呢?”
   说到这,袁茹又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好不凄凉。
   袁纵一颗烟抽完,捻灭了烟头,总算清清嗓子要开口。
   袁茹哭声小了一点儿,等着袁纵表态。
   袁纵顿了顿,说:“你才发现自个傻么?”
   “……”
   袁茹先是一愣,而后便是一阵尖锐的哭嚎声,跟着朝袁纵扑过去。在他身上折腾了好一阵之后,终于抵不住心头的委屈,扎到袁纵的胸口失声痛哭。
   袁纵顿了片刻,还是把手伸到袁茹的头发上,搂着她,耐心地等她发泄完。
   “哥……你咋能这么对我呢……我就是把咱家八辈祖宗的智商都撂起来,也想不到你会跟我抢男人啊!你三十多岁一直单身,你知道我对你的恋爱对象抱有多大的期待值么?结果你竟然给了我这么大一个刺激。你你你……哎呦喂……呜呜……”
   袁茹在袁纵的怀翼哭了半个多钟头,终于挣扎着坐起身,整了整糟乱的头发,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情绪勉强稳定下来。
   “我还是想不明白,你怎么就看上他了?”袁茹还在较真中。
   袁纵借用袁茹的一句话说:“我看见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
   袁茹神色一滞,等反应过来后,又是一阵咬牙切齿,悔不当初。
   “可我还是不明白,夏耀他怎么就接受你了?他连我这么个大美女反复示好都无动于衷,竟然会对你这么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儿来电?你说你胸脯子上少长两团肉,裤裆那多长了一块肉,他看上
 
_分节阅读_41
 
你哪了?”
   袁纵说:“我肉没长对地方,可我脑子长对地方了。”
   袁茹又是一阵女汉子的咆哮,接着一段大喘气,平息过后依旧是不服输的表情。
   “哥,我要和你公平竞争。”
   袁纵特别从容地甩出俩字,“没戏。”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戏?”袁茹存心较劲,“你就能保证他对你动心,就不会对别人动心了?”
   袁纵把头转向袁茹,说:“我会拿我的命去拴住他。”
   热血硬汉,铮铮铁骨,军人的誓言,一开口便是气壮山河,石破天惊,纵使千军万马践踏,也会信守一生。
   袁茹不说话了,因为她看出袁纵不是闹着玩的。
   “你拿什么去拴住他?”袁纵反问,“一个‘三秒男,就把你吓到六环开外了,你还要拴别人?你能把自个儿拴住就不错了。”
   袁茹脸臊得像个大柿子,她是真正惨败得渣都不刺了。
   幸好还有王霜在,这会儿发现闺蜜的重要性了,原来除了八卦,各自吹嘘自个儿的男人,炫名牌秀幸福之外,还可以当炮灰的时候抱成团。
   开车回去的路上,袁茹又问袁纵:“那我可以yy他么?”
   “你要是把我也yy进去,我没意见。”袁纵说。
   切……袁茹翻了个白眼。
   夏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袁纵应该到家了,便给他打了个电话。
   “袁茹没事吧?”
   袁纵说:“没事,你睡觉吧。”
   袁茹一听就是夏耀,立马冲过来朝手机里面嚷嚷:“夏耀我告诉你,我哥那裤裆能撞死一头牛,你丫瞧着办吧,长……”
   “早就挂断了。”袁纵说。
   袁茹恨恨的别过脸,不再看搭理袁纵了。
   第二天一早,夏耀刚从房间出来,就看到夏任重(夏父)坐在客厅喝早茶。夏耀挺不自在地叫了一声爸,然后在夏任重的眼皮底下晃悠两圈之后,又灰溜溜地猫回房间了。
   中千,一家人难得吃了一顿团圆饭。
   期间夏耀是各种抬不起头,夏任重也总是欲言又止,好在爷俩儿都尽量避开昨晚的事不提,一顿饭吃得还算和谐。
   后来,夏任重喝了点酒,目光频频在夏耀脸上定住。
   夏耀暗呼不妙。
   夏任重说:“过完年二十五了吧?也该谈个朋友了。”
   果然来了……夏耀开始月头扒饭模式。
   夏母接口道:“之前介绍了一个,没几天就黄了。”
   “这样可不成啊!”夏任重说,“到了什么年龄就该干什么事,你工作也挺稳定的,是时候学么一个合适的了。”
   夏耀说:“不着急,我好多哥们都单着呢,现在都是晚婚族,结婚太早容易离。”
   “我没逼着你谈婚论嫁。”夏任重说:“我是让你先找个女朋友丰富一下自己的生活,省得一天到晚陪自个耗。”
   夏耀夹起一块豆腐放到夏任重碗里,“爸您吃菜。”
   “甭给我转移注意力。”夏任重说,“别以为我没看到你昨晚藏在被子里那东西。”
   夏耀如遭雷劈,身形剧震,嘴里的饭差点儿喷出来。
   夏任重紧跟着补一句,“那气充得再足,摸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啊!”,夏耀心中一块石头猛的落地,砸得头顶一团白烟盘旋着散开,黑线条跟着布满脑门儿。原来……他以为……好吧,那得需要充多少气才能充得那么结实啊!
   夏母脸色都变了,用胳膊肘捅了夏任重一下,“你跟孩子说这个干什么?
   “还孩子?他都多大了他还孩子?”
   夏任重又接着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些话作为家长我也不用跟你绕弯子了。要说这个东西我来用还情有可原!我跟你妈,是吧,常年分居,条件不允许……你有这么好的条件可以自由选择,何必苦着自个儿?”
   “受不了你了。”夏母直接端着碗筷走了。
   剩下夏耀和夏任重父子两个人,夏任重的话说得更明白了。
   “回头把这个东西交上来,别说你没有。”
   夏耀事到如今,也只能说一句话。
   “爸,你真是个好男人。”
   夏任重哈哈大笑,一口酒闷了下去。
 
   86特殊的孝心。 vip (3130字)
 
   夏耀本来就经济紧张,因为夏任重的一句,‘交上来’别说你没有。”夏耀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怨恨自己当时太心虚,其实理直气壮地说没有,说被子里面只是一些衣服,夏任重也不会死乞白赖的,毕竟这种事查无对证。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打肿了脸充胖子,没有也装有。
   无奈之下,夏耀只好去找宣大禹借钱。
   宣大禹随口问了句借钱缘由,夏耀嘴一时没把门的,就给秃噜出来了。当然事情的大部分真相被他掩盖了,没有提到袁纵,只说是自个儿撸管被老爹撞见了。
   宣大禹捶桌狂乐,自打和王治水杠上,这是宣大禹第一次笑得如此之欢。
   “有那么好笑么?”夏耀磨牙。
   宣大禹乐不可支,“我该咋说你?你说你撸管就撸管吧,藏在被窝撸就碍了呗,还撸得那么高调。”
   夏耀幽幽地还了句,“刺激不行啊?”
   宣大禹收起笑容,表情依旧阴阴邪邪的。
   “话说,你当时真的什么都没穿?”
   夏耀挺不自在地嗯了一声。
   “你爸进来的时候,你的手就放在那地儿,两条腿就那么大喇喇地敞着?
   夏耀又嗯了一声。
   “你那手是不是在大白萝上上搓得正起劲呢?没玩别的地方?你爸看你的时候,你的表情是不是特银荡?是不是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呢?”
   夏耀急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