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暴力虐待- 美味佳瑶12作者晓秋
美味佳瑶12作者晓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2345影视大全_夜晚天天看视频_老湿机ae86视频免费视频]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美味佳瑶《原人妻女军官》(十二)
字数:5925
原作:米达玛雅
修改:晓秋
2014/04/2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上半部倒数第二章。
***********************************

第十二章

收假当夜。
「报告!下士陈彦廷,请示进入副库长室。」
……咦?他来干什幺呢?难道……
佳瑶听到门外彦廷的报告声,内心有些疑惑。
稍早,她回到部队时,碰巧遇上在寝室换完装的蕙玲。
照往常的惯例,这位黏人的学妹通常会对自己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表达她的爱恋。不过今天却意外反常,仅是打声招呼后,便眼神闪烁地急忙离开,让佳瑶不知所措。
不免心想,是不是还在介意那天与她争吵的疙瘩呢?
因此,她带着满腹的思绪来到办公室处理公文。
才没隔多久,彦廷就突然出现。
当下,她很自然地把彦廷来访与蕙玲的异常联想在一起。毕竟,上个星期的留守名单,有包含他们两个人。
「进来。」佳瑶应声。
「谢副库长。」
门一打开,进入的身影就给佳瑶的心灵激起耐人寻味的波纹。
……奇怪?这是什幺样的感觉……
「佳瑶……姐?」站入办公室的彦廷,轻声地叫着。
他没有按照规矩喊自己副库长,而是试探性的叫起亲暱的称呼。
这声「佳瑶姐」一说出口,她的心脏就不自觉地砰然一跳。虽想喝斥他的无理,却偏偏又骂不出口。
不知为何,当看见彦廷的脸孔时,那一夜纵情放蕩的模糊画面便再次悄悄地浮现,瞬间给她一种面临堕落的危险。
随即,又被彦廷此时的模样给取代。
知心的感觉攀上心头,使她无法升起一丝的防备……因为,身体本能地告诉自己,若非与他的一夜荒唐,是没有可能与先生破镜重圆的。
更不用说……让她品尝到躯体渴望的美妙。
反观彦廷,他见到长官没有禁止制自己这样喊她,就顺着口继续说:「佳瑶姐,不知道你和妳丈夫合好了没?」
……啊!他是来关心我的。
「嗯。」佳瑶微笑地答覆。
得知明白的答案,彦廷好像如释重负地鬆口气,跟着她一同开心地说:
「那,那就好……恭喜妳。」
奇怪的是,彦廷的反应,却让佳瑶察觉到些微的异样情绪。隐约中,她知道彦廷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想法,但她的回应,却彻底给予他没有妄想的可能。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
随后,佳瑶转移话题,例行公事般地问起彦廷关于留守时期发生的事情,且特别地着重在蕙玲的身上,询问说:
「除此之外,还有发生什幺事情吗?」
「这个吗……应该没有了。」彦廷反覆思考后回答。
下属的说词,显然无法解释学妹态度转变的原因。至此,她仅能暂时把这件事情给放下。
……唉,等她回来时再问吧……
接着,佳瑶陷入沉思,臆想蕙玲发生变化的原因。
一会儿后,她才注意到彦廷尚未离开办公室,仍是伫立在自己面前。
「彦廷,你还有事情吗?」佳瑶淡然地说。
恢复成平时女军官的模样,一举一动充斥威严与干练。
她冷峻的问话,令彦廷面有难色,神情尴尬地说:
「那个……嗯,佳瑶姐……」
他从运动长裤的口袋内,拿出一瓶精緻玲珑的玻璃小罐,摆放到佳瑶的办公桌上,小心翼翼地探问说:
「不知道……妳是否还记得上次在酒吧的时候……?」
彦廷的提点,彷彿又把佳瑶拉回到那一夜五光十色的夜晚场景。酒吧的狂欢、醉瘫的放纵、激情的性爱、莫名的失身……
就算佳瑶可以在彦廷前面表现出不追究的模样,但不代表他可以旧事重提,血淋淋地撕开她内心的创伤。
室内的温度好像下降好几度。
佳瑶的嘴角也微微颤抖,随时都可能爆发。
「副库……我……」他想要解释什幺,却支支吾吾说不出口。
情急之下,彦廷赶在佳瑶发飙之际,慌张地打开玻璃罐的盖子。
霎时间,一阵清淡又高雅的味道散发出来,飘荡在办公室,把室内渲染出一种独特的氛围。
而香气很自然地传递进入佳瑶的鼻腔,剎那间瓦解她兴起的怒火。
这股味道她有点熟悉,是款名牌香水的新商品。佳瑶很喜欢这个味道,淡雅清香,很适合年轻女孩和轻熟女使用。
……他……怎幺会知道我喜欢这个味道呢?
突如其来的窝心感觉,让佳瑶不知该如何是好?
语气跟着软化下来,有点冷淡地说:
「你说,我在酒吧的时候……怎幺了?」
说实话,她已经记不得那晚在酒吧中发生的事情。残存的些许印象,就是她喝到烂醉,被彦廷给捡尸,带去旅馆给迷姦。
「妳说……妳很喜欢这款香水。不过……碍于价格的缘故,还有……老公对香水过敏的体质,才没有下手去买……」
……啥?我有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彦廷继续又说:「那时……妳还跟我说,如果有人能够送你这东西……妳,妳会非常高兴……」
……的确…如果老公能送我,一定会让我欣喜若狂。
「结果…」彦廷吞吞吐吐地把话说出:「…副库妳就开口要我买给妳……」
「什幺?」佳瑶大吃一惊,「你说,我开口要你买给我?!」
他有点无奈,苦笑地回答:「是啊。而且你还找我朋友,在我在他们面前发誓作证……」
……天呀!那晚我到底做了多少荒唐事情啊?
「你…你就当作我开玩笑啊……」
「我本来是这样打算。」彦廷抓抓头,模样难堪地说:「谁知道昨天晚上,我的朋友们特地跑来营区帮我送宵夜。其中一个,就是那位染金髮的,强塞这瓶香水给我,并说:『东西我已经先帮你买好,等你放假在跟我算钱吧!别忘记,要送给你那位美丽的副库长喔!』」
听到这边,佳瑶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自己的酒后放蕩,居然造成别人的困扰。而且,还连一点记忆都没有。
至此,她已是满满的愧疚,委婉地说:
「这是新款的香水……很贵的,我想……应该还可以退货吧……」
她心虚地说词,连自己骗不过。
要知道,香水这种高价位的东西,退货的手续相当困难。不用说,刚刚盖子还打开过。
简言之,彦廷将要支付这笔不少的金额。
「那个……还是我把钱给你,当作我买的,好吗?」
……早知道,方才自己就不应该这幺冲动才对!
佳瑶无比地懊恼。
「佳瑶姐,不会的。最近我玩股票帮我赚了不少,手头很充裕。」彦廷看见佳瑶的为难,赶快开导地说:「况且,我一个大男生,拿香水也没有用。佳瑶姐就当帮我这个忙,收下这瓶香水吧!」
「这……我……专柜小姐介绍过,这瓶香水是专门给年轻女孩和轻熟女来使用的,我…我并不适合。」佳瑶又编出一个理由。
同样的,这个理由依然是薄弱到让她自己也觉得没有什幺说服力,更多的是像要讨个称讚。
「谁说的,是哪个百货公司的专柜小姐这幺没眼光,难道看不出来佳瑶姐的外貌与气质会输给那些年轻女孩的。」彦廷义正词严地说着。
巧妙的讚捧,无形中拉近两人的距离。
「睁眼说瞎话。」儘管知道彦廷是在讨自己欢心,但听起来就是那幺受用。
凡是女的,谁不希望听到别人称讚自己年轻貌美呢?
哪怕佳瑶的口气仍有些冷,但嘴角却不争气的上扬,露出欢喜的微笑,亦不好抗拒他的好意说:
「那……那好吧!我这是最后一次收你的东西了,下不为例。身为长官,在军中言行很重要,收这些东西很容易惹麻烦的。」
「啊…嗯?!谢副库!」
彦廷听见佳瑶的答应,下意识反应的行个军中礼。
佳瑶看到他的反应,忍不住嗤笑一声说:「该说谢谢的是我,送我这幺昂贵的香水。」
「嘿嘿……」下属傻笑。
然而,正当佳瑶要把香水给收进抽屉时,一时兴起地随口问说:
「对了,我记得你有女朋友啊?为什幺不把香水送给她呢?」
此话一说,彦廷的表情就莫名地垮下,一副沮丧地说:「嗯…我,我们吵架了……」
「咦?发生什幺事情吗?」
依稀记得,当晚在酒吧的时候,彦廷的女朋友就有事而没有出现。
难不成……当晚他女朋友没有出席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吵架吗?
「我们…」彦廷欲言又止,似乎不太想解释,「…该怎幺讲……就是观念上产生冲突……」
「能说给我听听吗?」见到下属感情上出现问题,佳瑶关心地说。
此时,外头忽然传来急促地哨子声:
「哔哔!」
接着,值星的军官大声吼叫:
「部队集合!」
……啊!已经到了集合时间啦。
佳瑶看起墙上的时钟,已要晚点名。
所以,她没有继续询问起彦廷的感情,一脸公事公办地正经说:「彦廷,先出去集合吧!」
「是,副库!」
彦廷赶紧摆正身分,敬礼后离开佳瑶的办公室。
***************
时光流逝,来到週三,蕙玲也收假回到部队。
然再次看到学妹的佳瑶,甫见面就能感受到她浓郁的热情,以及饥渴多天的爱恋,彷彿恨不得马上回到房间,与学姐来场肉体与心灵的深度交流。
她的反应,令佳瑶安心不少,本準备好的道歉说词,也就用不上。
理所当然,夜晚的军官寝室,很自然地上演百合春歌。
「嗯喔……学姐……啧……啾啾……」
蕙玲上身赤裸,下摆仅剩一条黑色薄纱的蕾丝内裤,模样性感诱惑。
她娇滴滴地躺在佳瑶的床上,有如模特儿比例的美丽四肢,被学姐邪恶地用童军绳牢牢地綑绑在床舖的四个角落,摆弄成任人宰割的可怜模样,足以让男人瞬间变成慾望的野兽。
但这种情况,就仅有佳瑶能够享受得到。
「蕙玲。」佳瑶呼喊学妹的名字。
她伸出一只手轻捏对方的脸蛋,然后半哄骗半威胁地说:「说!为什幺那天要对我这幺冷淡!」
两人的眼神对望。
不得不说,调教平日总是一脸冰山美人的学妹,淫虐的快感就加倍增多。
且此时的学妹,那双好比小动物的惧怕眼眸,使她的情绪不由得进入平静冷酷的状态,传达深深的侵略性和佔有欲,散发自身的s属性,让陷入m状态的蕙玲,产生认可的颤慄气息。
犹如心爱老公虐待自己时的状态,被佳瑶给全部承袭过来。
剎那间,强烈的兴奋蔓延整个心头,一股由羞辱和虐待唤起的刺激,将她全然垄罩。
对于她来说,这种快感来自于一个矜持自重的社会人,崩坏所有一切道德的约束,化为纯粹享乐动物,没有人可以阻挡。
哪怕自己与先生破镜重圆,拾回人妻的尊严;或是有个上小学的孩子,已是为人母的妈妈;还是部队中的主管,格守命令的军官,都无法遏止本能想要寻求快乐的饥渴,谁都不行!
然而她心中道德的解放,就是源自前几天晚上与丈夫的淫戏交欢。
就在抵达高潮的恍惚之际,好像有种念头终于昇华,使佳瑶知道身为女人的美好,不该抗拒身体的希冀──
顺从本能,纵情欢愉。
也是由于这个想法,令她把老公的外遇给释怀,认为这不过是情绪的宣洩,只要对自己的爱仍然不变就好。
且丈夫亦表达出相同的情感,透过肢体语言!
因此,放假的这两天,他们好像又回到刚交往时的热恋期。还心有灵犀地把孩子送回娘家,在家里拚命的做爱、做爱、做爱──
来确认彼此的感情,是否变质?
可想而知,答案是否定的。反而经过这一次的确认,证明他们的婚姻,是最正确的决定。
仅不过,发生不小的变化。
随着肉体与心灵的解放,固有的传统道德再也无法放到他们的身上……儘管两人没说出口,却很明白他们的观念彻底转换。
只要对彼此的爱意不变,有时稍为纵情慾望也无妨。
这个心思,就成为这对结婚多年夫妻,在性爱高潮中达成的共识。
然回归到军官寝室,学姐调教学妹的蕾丝虐爱。
佳瑶没有等待学妹的回答,便一股脑儿地跨坐到蕙玲身上,双手捧着她的俏脸,溼热地吻着。
「学姐,妳…嗯哼……」
蕙玲迷濛的眼神中充满无比的欢喜,表情像是在说「我亲爱的学姐终于回来了」。
她爱恋的眼神,传递许久的情绪,夹杂着思念、怀念、兴奋,以及慾火焚身的情热。
「妳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佳瑶直视蕙玲,不容许她反抗地逼问。
「我…我…」学妹无从抵抗,老实地交待说:「…我一想到妳回到那个男人身边……就觉得心情很不好……」
「妒忌吗……?」佳瑶狠狠地捏起蕙玲的乳首,换来她一声吃痛的呻吟。
「呜呀!」
……这就是妳对我冷淡的惩罚!
佳瑶没有把自己与先生的共同私密说出来,而是善意地撒谎说:
「我跟他和好,不过是为了孩子……」
不管怎样,他们夫妻的秘密不能对其他人讲出来,这也是他们获得共识后的绝妙默契。
或者应该说,这是为彼此能够纵慾所找的藉口。
听到她的回答,学妹的眼神一亮,情绪莫名地激动,柔声地说:
「学姐…原来妳……」
她后续的话语还来不及说出,佳瑶又握上惠玲的另外一团乳肉,戏谑地说:「煞风景的话就别说。难道……妳不喜欢现在这样吗?」
「喜欢,我的佳瑶姐终于回来了,那位会欺负我、玩弄我、让我爱到疯狂的佳瑶学姐终于回来了!」蕙玲凝视着学姐,欢喜的回应。
「乖,这就对了。」佳瑶微开红唇,命令地说:「张开嘴,赏给妳喝。」
说完,泛出嘴角的唾液垂落而下,对準顺从地蕙玲,接住学姐赏赐的口水。
「好好喝,学姐,我还要。」
蕙玲毫不排斥佳瑶的香津,可口无比地吞嚥下去。艳丽双唇张得更大,香俏的舌头吐出唇瓣,彷彿想要汲取更多。
若不是四肢被童军绳给绑紧,她可能早就抱住学姐,忘情地与她拥吻。
理所当然,意气风发的女王性格,愈来愈明显。
不再被传统的道德束缚的佳瑶,情感亦跟着火热起来。不仅虐玩着身下的学妹,还做出寻欢的动作。
她癡缠地吻向蕙玲,带起丰沛的唾液。在激烈的湿吻下,并没有全都吞进两女肚里,而是湿黏地顺着唇沿滑出。
没几下,两人的脸颊已弄得湿淋一片。
接着,佳瑶捧起自己的双乳,摩蹭着乳尖上头的蓓蕾,挤出发浪的乳汁,再次对学妹命令说:
「嗯喔……来,舔我的奶水吧……哼哈……」
白白的汁液喷洒到蕙玲的脸上,带着羞辱的刺激。更不用说,她还一左一右地相互挤压,一道道接连射出。
滋啾!滋啾!
「好的…给我,学姐……都给我啊……」蕙玲淫蕩地喊着。
她努力地张大嘴,却仍是无法把乳汁吃进嘴里。绝大多数的奶水,浇淋到她的脸颊上,甚至流到下面的床铺。
再来,佳瑶惩罚的淫虐到个段落,该是给学妹一点奖赏的时候。
她解放乳水的喷射,转为攀上蕙玲的奶峰。左右双手同时出击,拇指与食指如螃蟹般箝住她的乳头,重重地捏下去,并说:
「帮我吸吸!」
话刚讲完,佳瑶就感受到学妹心急地叼住她肿胀的奶头,狂乱地舔舐咬弄。
剎那间,一阵快感的电流窜入脑部,令她不自觉地发出舒服的嘤咛:
「啊哈……」
同时,佳瑶又加重手中的力道,且还左右掐转学妹可怜的蓓蕾。
又爽又痛的刺激,让蕙玲兴奋无比。嘴里的动作不见停息,连胴体也开始不安分地颤抖蠕动。
「啊啊……好……好舒服喔……嗯哈……喔喔……对!很好……」
佳瑶持续地舒畅呻吟,好不快乐。
直到她的慾火稍稍解渴后,才发现到自己的下半身,传来一片湿濡黏腻的感觉。
……啊……好湿…好想要喔……
而与她有相同情绪的人,亦包含学妹。
被佳瑶挑逗到心痒难耐的蕙玲,忍不住鬆开吞含的乳头,扭动自己性感的娇躯,渴求地说:
「学姐,我好热……下面妹妹想要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页面更新.